顾念卿卿

朴与散:

早已成为皮皮迷妹,抄抄句子练练字。
愿女神文思泉涌,灵感不断。 

亲们如果有喜欢的句子也可以留言写下来,欢迎点梗,我会慢慢写的啦,嘿嘿。

六爻 笔记

记笔记记笔记

沙栗:

2016-11-05


原文:程潜没有回答,只是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心里凉薄地想道:“想得美,你今天把我送出门,以后我不管学成学不成,是死是活,是猪是狗,我都绝不会再回来看你一眼。”


笔记:


2016-11-05
原文:他就这样,温顺而不置一词地,将母子两人的生离死别掐了个戛然而止。
笔记:


2016-11-05
原文:“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无形无束,可周旋于风,来时其渊兮也,去处其无边也,这便是‘扶摇’,你懂了么?”
笔记:


2016-11-05
原文:程潜乘坐着一匹瘦骨嶙峋的师父,最终湿漉漉地到了一个破败的道观。
笔记:


2016-11-05
原文:自高处下望,那山脊苍翠如染,绵延往远方,一边是在夕照下越发温柔的前山坦坡,一边是山影横斜处越发幽暗深邃的后山深谷。
笔记:


2016-11-05
原文:唯有不周之风扶摇直上,腾天潜渊。
笔记:


2016-11-05
原文:天光渐次透过云影,山谷中长烟荡然一空。
笔记:


2016-11-05
原文:最后,都落在一片莽莽苍苍的世道上、茫然失怙的措手不及。
笔记:


2016-11-06
原文:她自不量力、专会讨人嫌,但凡开口,必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笔记:


2016-11-06
原文:兴许除了顶天立地,唐真人真的一无是处了。
笔记:


2016-11-06
原文:茫茫沧海,萧疏天路。人间聚散,忽然便如浮萍转蓬。
笔记:


2016-11-06
原文:此时,远望沧海平如秋月,唯有置身在这方寸大的小礁石岛上,才能感觉到惊涛拍岸时卷起的雪白水花。暗潮并不比世上任何一把刀剑之锋锐温和,因其来源博大而无穷无尽,海水纳百川、绝云端,也能身入窄缝,轻吐细沙,绝不孤注一掷……
笔记:


2016-11-06
原文:处处是绝境,处处有生机。
笔记:


2016-11-06
原文:程潜目光扫过他一脸失态的熊样,
笔记:妈的看成失恋了


2016-11-06
原文:韩渊毫无知觉地回视着他,而后猛地将手从程潜胸口里抽出,一手血肉溅在脸上,他木然地看着程潜倒在自己脚下。程潜一直紧紧地盯着他,四肢无意识地抽搐了一下,脸上那点血色似乎都往眼圈处聚拢而去,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过去十几年,有生以来一切背负不动的苦痛与怒放般的欢喜,此时都成了褪色的琐碎,落入了“命该如此”的一捧荒唐里。
笔记:


2016-11-06
原文:这剑与这人仿佛真应了那句“男儿到死心如铁”。
笔记:


2016-11-06
原文:程潜好像是笑了一下,逐渐开始没力气说话,于是缄默了下来。同时,他突然不着边际地想道:“真是疼,死已经这样疼,生的时候也是一样么?”后来他想起来,生的时候好像是有他的亲娘替他疼了。突然之间,程潜对父母、对所有人的怨愤就都烟消云散了连他短短一生中的颠沛流离与寄人篱下,也都化在了那阵幽然暗生的兰花香里。终于,程潜的头骤然失去支撑,无力地落在了严争鸣的肩膀上。既称尘缘,便似喧嚣,来而复往,不可追矣。
笔记:


2016-11-06
原文:海天一色,两处皆是茫茫。
笔记:



2016-11-06
原文:严争鸣的目光开始有点阴沉,好像小时候别人打翻了他的香炉时那样,也不吭声,就是一直盯着别人,每一根睫毛都分毫毕现地站成“我很不高兴,你赶紧给我道歉”的形状。
笔记:


2016-11-06
原文:修行路漫漫,一年一度的年节好像一个又一个的点,过一次,就好像先前种种也能跟着翻篇似的。可是程潜回忆起这些,他感觉那些久远的记忆似乎总是和自己雾里看花终隔一层。他发现自己的血已经冷了。
笔记:


2016-11-06
原文:说完,严争鸣收拾起一地落寞,狠狠心,率先转身而去。这南北东西,四方天地,何处能成全他,又有何处能让他割舍呢?
笔记:


2016-11-06
原文:程潜……程潜有什么好处?严掌门努力地在心里盘问自己——那货嘴毒心不善,根据严争鸣对他的了解,以程潜的内敛和装,说出来的大约也就是他心里暗暗编排的十分之一,常人可能都无法想象他那道貌岸然之下的内心世界有多么的不是东西。
笔记:


2016-11-06
原文:他还固执得很,说不通道理,并且软硬不吃,心如铁石。一个人在极寒之地闭关近五十年,除了凉水之外什么都没入过口,天底下还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反正严争鸣承认,自己这个掌门是管不了那混账师弟的。以及那一身乱七八糟、让人无法忍受的毛病,诸如不为人知的邋遢,不洗澡就睡,不管多恶心的东西都能下手摸,并且摸完从来不记得洗手……还有满身的不上道,不该知道的事明察秋毫,该知道的事永远一知半解,时常戳着别人肺管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严争鸣刚开始是给自己找理由,结果琢磨到一半,把自己气得够呛。想想这么多年他爱美憎丑,无数次明里暗里用“瞎眼”埋汰别人,终于在此时此刻遭到了报应,严争鸣悲愤地发现,自己可能是真瞎了。
笔记:


2016-11-06
原文:掌门人这番远大的志向把李筠镇住了,他半晌说不出话来。严争鸣便不再理他,手指轻扣,摇头晃脑地哼起了一段又粗俗又没调的小曲:“坠地作古,来也是苦,去也是苦;破釜金钟,穷也匆匆,富也匆匆;东面刮狂风,西面落骤雨,哗啦啦改天换地逞英雄气,也就是场一朝一日真做的假戏;不如当个活王八,吞一口江河湖海,吐一个千秋百代……”此乃扶摇山庄附近泼皮无赖讨饭用的小调,把李筠听得忧愁得不行。
笔记:


2016-11-06
原文:“我要是死了,正好你们换一个人来当掌门,”严争鸣伸了个懒腰,“正好我早不想干了。听说元神能投胎重来……你觉得狐狸精怎么样?到时候你们得督促水坑好好修炼,早点成为大妖,最好篡位夺权弄个妖王当当,让她罩着我。”
笔记:


2016-11-06
原文:世上的事,只要不违道义,没有什么我不能为他做的。
笔记:


2016-11-06
原文:至此,当年镇守四方、如同四条天柱的四圣们陨落的陨落,沉寂的沉寂,随着他们黯然离场,一个漫长而平安的时代好像也已经过去了。天下动荡,凡人与修士人人自危。千丈高楼与笙歌不夜的繁华好像冰上一层华美而脆弱的浮雕,一盆沸水泼上去,当即便化了个面孔模糊。
笔记:


2016-11-06
原文:良玉生烟,可望而不可置于眉睫之前也。【注1】
笔记:


2016-11-06
原文:这是他一生最快乐的时刻,也是最痛苦的时刻。他心无挂碍地直面着自己,抱着最思念的人,清晰明了地知晓了自己一生所归,同时,也清楚地明白这一切都是假的,所有的希望都渺茫得仿佛日落时分那一线的天光。年华流过,便是已经死了。
笔记:


2016-11-06
原文:李筠:“戒辞一般是取人之长,补人之短,要是你的话么……”水坑充满期待地看着他。李筠道:“可能是‘无毛’吧?”
笔记:


2016-11-06
原文: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入了仙门便能超脱尘世么?神通广大便能万事随心么?翻云覆雨之大能者如童如,如今又魂归何处了呢?何况是他们这些茫然不知所谓的小辈。
笔记:


2016-11-06
原文:便听程潜咬牙切齿地道:“你一天到晚好吃好喝,除了败家就是臭美,鬼才可怜你!我就是喜欢你,想要你!这还要我怎么说!”
笔记:居然是程潜先表白哈哈哈


2016-11-06
原文:温柔乡比群妖谷的妖气还重,他就着那股妖气第一眼看见了大师兄,当时他就想:“这个人可真好看。”不过下一刻,他的感想就变成了:“这个人可真不是东西。”
笔记:哈哈哈


2016-11-06
原文::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陶渊明
笔记:


2016-11-06
原文:从“扶摇”二字落成,古老的石碑奠定数千数万年的传承,九层经楼落地而生,门口大的、小的、胖的、瘦的足迹渐次闪过,或浅如轻纱,或深入石体,然后它们全部消失殆尽,唯有幽潭涧边的草木,年复一年,渐成碧涛。沧海与桑田,落在千古未改的细雨微风下,经久不衰的唯有枯荣轮回。此乃三极正中的人道。
笔记:


2016-11-06
原文:哎哟,”李筠立刻会意,他用一种又猥琐又露骨的目光上下荼毒了严争鸣一圈,“掌门师兄啊,你就别得便宜卖乖了,真是一辈子没走过运,偶尔得偿所愿一次,看把你美得……”李筠话音一顿,思索了片刻,很快找到了一个自认为最准确的说法:“……屁滚尿流的。”
笔记:


2016-11-06
原文:作为一个洁癖,严争鸣可以容忍李筠的种种不是东西,但绝不能容忍这瘪三将自己与这种不雅词汇联系起来,一时间,严争鸣感觉跟此人说话都要脏了舌头,于是打算直接动粗。
笔记:


2016-11-07
原文:可惜程潜没长那根风流骨,他左手抱着满腔的真情实意,右手举着纸上谈兵的风花雪月,中间戳成了一根顶天立地的木头桩子。
笔记:


2016-11-07
原文:“明天我要那个奶糕,”韩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补充道,“太甜了,吃完不舒服,再给我带半只鸡吧。”
笔记:这还能要半只?


2016-11-07
原文:行吧,大师兄的好永远只是浮光掠影,面目可憎才是源远流长。
笔记:


2016-11-07
原文:东海之外还有北冥,北冥之外又有什么呢?人生长不过天地,天地未始前与衰朽后又有什么呢?他们以有限之身探寻无限之境,入此极窄之途,走上这样一条注定殉道的路,难道只是为了凡人上天入地、翻云覆雨的妄想吗?
笔记:


2016-11-07
原文:严争鸣按住程潜拿剑的手,喃喃道:“我的瞎猫,这么大一只死耗子也能被你遇到啊。”
笔记:


2016-11-07
原文:唐轸吗
笔记:


2016-11-07
原文:有那么片刻光景,严争鸣有种自己站在了世界尽头的错觉,他没有活着,也没有死去,只是伴随着无与伦比的孤独与寒冷,独自徘徊在此间……
笔记:


2016-11-07
原文:韩渊身体里好像顷刻间换了个人做主,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极其不是东西的魅力,身上蟠龙跑黑气四溢,弄得那四脚怪兽仿佛呼之欲出。
笔记:


2016-11-07
原文:“天道,有清浊动静,有长短厚薄,至刚则折,至厚将崩
笔记:


2016-11-07
原文:说完,他提起剑,率先向清安居走去:“试试吧,司马当成活马医,问题总比办法多……呸!”他的身累嘴贱心里苦,全都尽在这句口误中了。
笔记:
2016-11-07
原文:千头万绪,不必言明,你已经是我红尘中牢不可破的牵绊。
笔记:


2016-11-07
原文:扶摇派的血脉还是断了,木椿师父还是死了。故人们还是一个又一个地决绝而去,人间还是被拖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乱局……至今方休。劫难像一把燎过平原的大火,无情又无法抵挡地碾压过去,将一切都焚毁在灰烬里。唯有细草嫩芽,死寂过后,依然默默地萌狂。
笔记:


2016-11-07
原文:想必若能死而无憾,就算是飞升了吧。
笔记: